内部精选神算通

舞臺劇《一句頂一萬句》升級版要來鄭州

2019-04-09 10:56:37來源:中原網

   劉震云的筆下風云,牟森的臺上乾坤

  舞臺劇《一句頂一萬句》升級版要來鄭州

  全部用河南方言演出,以普通人的心事折射河南人的態度、精神

  

 

  劉震云、牟森在答記者問

  

 

  劉震云

  (記者 蘇瑜/文 丁友明/圖)昨日上午,由鄭州報業集團、鼓樓西制造聯合主辦,鄭州日報、鄭州晚報、鄭州人民廣播電臺、鄭州電視臺、中原網聯合支持,杜康酒業獨家冠名的舞臺劇《一句頂一萬句》之出延津記鄭州首演新聞發布會在鄭州市政府新聞發布廳舉行。原著作者劉震云,導演牟森,總策劃古兵,出品人史航,制作人李羊朵,杜康銷售公司總經理柳向陽等出席活動,詳細介紹了《一句頂一萬句》的創作、打磨過程。

  為何姍姍來遲?打磨得更精粹才敢回河南交答卷

  《一句頂一萬句》是豫籍作家劉震云的重要作品,被稱為中國版的《百年孤獨》,曾獲第八屆茅盾文學獎,并被翻譯成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瑞典文、阿拉伯文、日文、韓文等20多種文字,具有廣泛的國際影響。

  2018年4月20日,話劇《一句頂一萬句》在國家大劇院首演,北京站三場演出出票率為100%,上座率達98%,遠高于同期話劇演出的市場成績。徐曉鐘、林兆華、孟京輝、田沁鑫、過士行、崔健、陳曉卿、張立憲等眾多文藝名人到場觀劇,演出在戲劇圈乃至文化界引發熱議。隨后該劇在全國20多個城市巡演,好評不斷。

  為什么不來河南鄭州演出?劉震云對此也曾有疑問。

  “等打磨得更加精粹的時候,再回河南,交一個更加合格的答卷,這也算是《一句頂一萬記》的出河南記、回河南記。”劉震云說,這是導演和出品人給他的答案,“如今終于要到鄭州演出了,這說明他們很自信,這部劇已經達到了回故鄉匯報演出的水準。”

  “故鄉不僅是把我養大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它對我精神的滋養,河南這個地方的人,他們的世界觀、方法論,他們的想像力,從童年開始,就在我身上生根發芽,在我的血液里生長。”劉震云說,“中原”和“中國”一字之差,知道了中原就知道了中國,了解了中原就了解了中國。

  發布會上,劉震云通過講述自己的親身經歷,來闡明河南人的特征:“能吃苦、能吃虧,有智慧、懂幽默,這是河南人最顯著的特征,不論環境如何,他們都能落地生根、開花結果。他們有智慧,這種智慧往往以幽默的方式體現,不僅體現在特重大、特嚴肅的事情上,也體現在日常生活雞毛蒜皮的小事上,就連對待最重大的生死問題,也同樣如此。”

  “《一句頂一萬句》講的就是諸多普通人的渺小心事,萬千心事匯在一起就成了洪流,這萬千大眾內心的洪流是非常有震撼力的。”劉震云說。

  升級版有哪些亮點?新增劉震云和牟森持續碰撞的火花

  《一句頂一萬句》之出延津記將于19日、20日登陸河南藝術中心大劇場。劉震云介紹說,升級版最大的改變是時長,把《出延津記》和《回延津記》分開了。“之前的全本劇加上中場休息大概是4個小時,演出結束都快到晚上12點了,很多城市就沒地鐵了。分開之后,約2個小時,主創可以卸下控制總時長的包袱,從容地為劇中人加戲,包括書中沒有的、我與導演牟森重新討論碰撞出來的東西,講述也顯得更加舒展了。”

  牟森,曾被稱為是“中國先鋒戲劇人中走得最遠的一個”。是什么讓牟森在抽身舞臺20多年后,重返戲劇界,親自改編《一句頂一萬句》并將其搬上舞臺?

  “地老天荒、山高水長,這是我10多年前讀到《一句頂一萬句》這部作品時的感受。”發布會上,牟森回顧當初第一次與劉震云探討“中原是什么”時,劉震云脫口而出:“中原是一種態度。”

  “中原是一種態度,中原是一種精神,這是我做這個劇的出發點,《一句頂一萬句》要表現的是河南人、中原人那種奮不顧身的精神,他們在自己的命運變故面前,在去找尋‘說得著’的那個著落面前,顯現的都是這種奮不顧身的精神。” 牟森說,去年首演時,出了一點意外,劉震云老師在臺上用了“奮不顧身,勇往直前”8個字來評論滿臺的演員,讓他忍不住潸然淚下。

  而據劉震云透露,牟森此前曾定義此劇的成功,是“把劉震云看哭”。牟森如愿了,坐在他身旁的劉震云,一共哭了5次。

  據悉,主創團隊計劃今年巡演《一句頂一萬句》之出延津記,明年巡演《一句頂一萬句》之回延津記,2020年再合在一起組成長版劇,走遍世界各地的戲劇節。

  “10年前,震云老師問:誰與我結伴?十年后,我想說,我們愿與你同行。”牟森與劉震云2017年在該項目啟動時“讓我們結伴,一起去汴梁”的相約,將通過舞臺劇《一句頂一萬句》走得更遠更堅定。

  河南人演河南戲 讓河南故事傳播得更遠

  全部用河南方言演出,也是舞臺劇《一句頂一萬句》特別引人關注之處。

  此前,陜西話版《白鹿原》、四川話版《茶館》、上海話版《繁花》……都取得了成功,用方言演繹的話劇不僅沒有讓作品有了地域局限,反而讓人物更加可信,更接地氣兒,作品也更有力量,更充滿質感。

  河南味兒的《一句頂一萬句》也是如此,那些土生土長的人物操著方言,才更符合他們的身份和背景;而方言所包含的獨特文化和語言張力,也讓作品別具魅力。

  此外,《一句頂一萬句》還體現著牟森“回歸正典”的藝術旨趣。學者吳稼祥稱:“牟森以‘抵達’與‘拯救’作為他敘事藝術總綱,想復興亞里士多德詩學。這部話劇,是他實踐自己詩學的一個范例,劉震云恰好為他提供了最好的原著。”

  導演陳潔認為:“《一句頂一萬句》在內容上深刻成熟地表達了中國社會最廣大人群的精神世界和精神缺失,在形式上借鑒了古希臘悲劇的壯美之風。歌隊、神父、劇中人物身上與神性相接的本能,以及一代又一代的宿命都讓人想起古希臘悲劇,想起荷馬史詩,導演的借鑒我以為正是他恰到好處的安排。”

  河南人排河南戲,河南人演河南戲,經過一年多的巡演,《一句頂一萬句》終于回到了河南。副導演、主演連曉東在發布會上進行了多個角色的轉換表演,他感慨地說:“巡演所到之處,很多觀眾夸河南話好聽,我們感到非常欣慰,導演一直提醒我們,不是去演,就是盡情展現,因為這是我們自己、我們父輩的真實故事。”

  4月19日、20日,河南藝術中心,讓河南人與河南話來場水乳交融的戲劇體驗!

 

内部精选神算通 北京时时02468漏洞 一天稳赚20元的方法 pk10是合法的吗 广东福彩网上能投注吗 乒乓球直播 快三出豹子的规律 网上抢庄牛牛是骗局吗 北京pk赛车稳赚6码 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派彩网电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