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精选神算通

舊瓶裝新酒 不丟經典有新意

2019-01-15 09:17:12來源: 北京日報

  脫胎于膾炙人口的經典民間傳說,講述的卻是白娘子和許仙在五百年前的初戀故事。上周五,由追光動畫與好萊塢華納兄弟合拍的動畫片《白蛇:緣起》與觀眾見面。盡管目前該片僅收獲3000多萬元票房,但這個“舊瓶裝新酒”的故事仍然贏得了不錯的口碑,目前豆瓣評分高達8.0分,高于《風語咒》《大魚海棠》《大世界》等近幾年國產動畫佳作。片中華麗的中國風場景和造型最受網友肯定,該片導演黃家康和趙霽也表示,希望能用動畫帶給觀眾一個“既不丟經典又有新意”的白蛇傳說故事。

  新主題

  白蛇為什么會愛上許仙

  “我們這代人從小就看《新白娘子傳奇》,暑假電視里放的除了還珠格格就是白娘子,翻來覆去看了好多遍,印象很深。電視里的人演著演著就唱起來,即便現在看來也還是很先鋒的手法。”趙霽說,從一開始,他和黃家康就想做一個心底有感觸的故事,聊來聊去,覺得白蛇傳說是一個創作空間很大的藍本。黃家康來自香港,讓他最難忘的白蛇故事則是徐克的電影《青蛇》。

  “在白蛇傳說中,大家記住的都是白素貞,很少有人提許仙,覺得他就是一個膽小懦弱的書生,而白娘子則是善良、美麗、溫柔的代名詞。這么好一姑娘,為什么會喜歡這樣一個男生?這放到現在不合理呀。白素貞找許仙報恩,恩是什么?”趙霽認為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于是,《白蛇:緣起》將故事線放在白蛇與許仙相遇的500年前,那時,白蛇還只是一位少女小白,許仙則變成了一位瀟灑帥氣的捕蛇少年許宣,影片聚焦的是二人前世的一段緣分。

  白蛇傳說是華人世界家喻戶曉的愛情故事,黃家康已經從事動畫創作20年,他特別希望把中國好故事用動畫的形式拍出來,尤其是讓年輕觀眾感興趣。“我們希望探討這樣一個問題,假如你身邊的愛人是妖怪,怎么辦?假如我不是你想象的模樣,你還會喜歡我嗎?”他認為愛情里的不安感,是這個故事能夠一代代流傳下來的原因,不論何時都能引起人們的共鳴。“現在的愛情都關注物質基礎,要有房有車,要有錢才能娶一個好老婆,白蛇與許仙一眼定終身的愛情可能沒那么現實,卻是我們憧憬的浪漫。”

  新創意

  多處致敬經典影視作品

  在開始創作前,兩位年輕導演找來跟白蛇傳說相關的作品琢磨鉆研,包括白蛇傳說最初的文本以及現代所有改編的影視作品。動畫片里多處向經典致敬,比如《新白娘子傳奇》里的歌曲《渡情》,片頭小白和小青在水池沐浴的畫面來自《青蛇》,故事發生在永州,緣自柳宗元的名篇《捕蛇者說》。

  影片時代背景設置為晚唐,首先是因為白蛇傳說發生在宋朝,往前倒推500年就是晚唐;其次唐朝作為中華文明的極盛時代,能展示很多中國文化元素。為此,創作團隊進行了大量的研究考證,大到建筑、服裝,小到當時有沒有桌椅板凳等細節,力圖在視覺上還原晚唐氛圍。

  片中場景唯美且有東方韻味,捕蛇村紅葉似火,永州城流光溢彩,小白和許宣泛舟一段則宛如展開了一幅水墨畫卷。趙霽介紹,這些場景都是虛與實的結合。“我們閱讀了大量詩詞文獻,發現當時就有喀斯特地貌,于是我們去了貴州的山林、石林采風,捕蛇村將房屋建在石林上的造型就來自這里。”片中還有一個蛇洞場景,創作團隊也不知道蛇洞什么樣,就去貴州周邊看一些溶洞,找找“一群蛇妖洞中開會”的感覺。

  在角色造型上,團隊則根據關鍵詞去設計。“比如許宣的關鍵詞是‘瀟灑’,那設計師在做他的眉眼、發型、臉型時就會朝這個方向靠近,小白的關鍵詞是‘飄逸’‘仙氣’,她的色調以白色為主,穿一雙更輕盈的涼鞋;小青的關鍵詞是‘颯爽’‘潑辣’,我們就給她穿了一身盔甲。”黃家康透露,主角都有單獨的設計師,同時角色設計總監和其他設計師會一起不斷修改,每個造型都經歷了幾百版設計才最終完成。

  片中的兩個原創角色也讓人眼前一亮。“寶青坊”坊主身材性感妖嬈,一面是美人臉,扭過脖子來卻是一張狐貍臉,她的寶青坊藏龍臥虎,有很多充滿法力的寶物。黃家康說,設計這樣一個人物是為了豐富影片的世界觀,“那個世界有各種妖怪,‘寶青坊’坊主只是一個代表。”另一只開口說話的小狗肚兜,則成為影片笑點擔當。

  新挑戰

  CG動畫表現中國風最難

  該片還是好萊塢華納兄弟在中國的首部合拍動畫電影。不過,影片約170人的創作團隊全部來自追光,華納則全程參與制作。“我們每一個版本,制作過程中的每一個重大節點,華納都給出了很多建議。”趙霽說,比如片中肚兜的配音一開始是一個憨憨的大叔聲音,華納方面覺得有點笨,建議做一個更搞笑的版本,最后換了一個更歡樂的配音,效果大大變好。

  影片3年前就有了第一版故事,從那個版本到現在的公映版,大的改動在10版到15版之間,小版本則不計其數。每次更新一個大版本,團隊都要舉行故事討論會,針對當前版本修改討論,同時舉行試映,給專業人士看,讓他們提意見。“所有同事都要填不記名的問卷,像考試一樣,最喜歡哪個角色、覺得哪句對白不好、哪個情節不舒服……然后團隊再匯攏意見一起討論。”黃家康說。

  如何用CG動畫表現中國風,則成為該片最大的挑戰之一。“光是頭發飄起來、衣服飄起來都特別難。”趙霽說,CG動畫需要還原情景的物理變化,“撩一下頭發,發絲之間發生的力有多大,需要計算;如果是長發,計算量更大;小白捋一下袖口,里邊的衣服有三層紗,每層都要計算”。為此,追光專門有一個部門做頭發和衣服布料。

  雖然現在剛完成白蛇傳說故事的第一部,第二部還沒開始制作,但兩位導演表示,當然希望能夠把這個故事拓展成更有生命力的作品。對于市場反響,他們坦言在商業上并沒有過高的心理預期,但希望能有更多觀眾去影院看,希望觀眾能給影片一個公平的評價,“說好的我們當然高興,說不好的我們也認,然后下一部努力改好。”

 

内部精选神算通 快乐彩开奖号码表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彩官网首页 统一开奖为何会输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双色球7加一复式多少钱 彩票三十选五 中原风彩22选5最新开奖 时时彩后三3胆2期必中 内蒙古11选5投注软件